服务热线:

135454844441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经理
电 话:010-51658461
手机:135454844441
邮箱:123456@qq.com
地址:江西省神话市神话开发区团结路99号
网址:神话.com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站内资讯 > 正文站内资讯
辉煌国际详解
来源:网上转载

女朋友被房东老板干了 舔舐女朋友小核图片 女朋友接受双飞

女朋友被房东老板干了 舔舐女朋友小核图片 女朋友接受双飞/图文无关

小白菜总是被猪拱,好姑娘总是爱流氓,跟牛顿三大定律一样无懈可击。

第一次见到沫沫是我去高中报道的第一天,老王抱着一兜苹果在新生接待处欢迎我加入水深火热的高中生活。

“介绍一下,以后叫嫂子。”老王把苹果塞我手里,从自己身后拉出一个矮他半头的姑娘。

那是沫沫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小巧玲珑型的,齐耳短发,眉眼温顺,像是日本漫画里的邻家妹妹。

“嫂子吉祥。”我声儿有点大,引得周围几个不明真相的同学侧目,沫沫脸一下红到了耳朵根。

老王一巴掌拍到我后脑勺,“喊什么喊,能不能温柔点,雌激素还没长起来呢?”

“呵呵呵呵呵……”我冲着沫沫的面子,没有把脏话吐老王脸上。

老王大我一岁,我们父母是朋友,所以我和老王打小就厮混在一起,他逃课,我掩护;我装病,他装我爸给班主任打电话请假,多年以来,我们在狼狈为奸的道路上可持续发展,一路欢歌。

我妈曾破罐子破摔的想在我成年之后,就送给老王家当儿媳妇,“反正你这德行,我看嫁出去也难,干脆给王思宇当老婆算了,那孩子老实本分,将来你不吃亏。”

我翻着白眼,心里想老王要算老实人,天下就没好男人了。

老王家世不错,父母在各自的工作领域都独当一面,老王爸爸是个转业军人,从部队回来之后,生意做得有声有色,老王兜里从来不缺零花钱,我要能把他哄高兴了,我的零花钱也能水涨船高。

初中毕业,老王没考好,他爸托关系把他送进了一所县重点高中,听说那所学校全封闭军事化管理,基础再差的学生进去闷三年,出来至少也考个专科。

老王临去高中前一夜,我俩站在公园山顶上吹风。

“以后缺啥跟我说,我给你寄过去,城里别的没啥,就补寄够。”我拍拍老王肩膀。

“别麻烦,明年你给我带过来就行。”老王这个乌鸦嘴,一语成箴。

我中考成绩出来后,我妈好几天没给我好脸色看,我爸看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给老王爸打了个电话,没几天,我就接到了高中通知书,老王的祝贺电话也随后就到。

“同志,欢迎你找到组织。”

“织你妈个头。”我忿忿挂断电话。

就这样,我和老王断线一年之久后,再次混到了一起。

沫沫很是贤良淑德,老王带我去食堂吃饭,沫沫捧着托盘,瘦小的身体挤在长长的队伍里打菜。

我用筷子戳老王脊梁骨,“搭把手去啊。”

“没事,她搞的定。”老王翘着二郎腿。

我忍不住问老王怎么泡到这么实在的姑娘,他以前的女朋友不是洪兴大姐头,就是矫情绿茶婊,老王这一次突然换了这么清新的口味,我还一时有些不适应。

“哥魅力难挡啊,就算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照样光彩四射。”老王贱嗖嗖地接过沫沫端来的饭菜,凑在沫沫脸前说,“告诉这个没见识的,我有多抢手。”

沫沫的脸再一次红成了番茄。

后来我发现沫沫是脸易红体质,平均一分钟脸红一次,这么内秀的女孩子,就这么被老王祸害了,我一想就痛心疾首。

2

高中生活实在无聊,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是各乡镇的中学考上来的,为了摆脱父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他们卯足劲用功,像我和老王这样被发配来的学生,每个年级也没有几个,老王把我们都拢到了一起,隔三差五聚餐。

在老王的号召下,我很快在新组织里如鱼得水,和其中一个叫大牙的尤为投缘。大牙因门牙巨大而得此名号,他本人也不介意,有时候做自我介绍,他就说大家好,我叫大牙,时间一久,搞得大家都想不起他本名叫什么。

大牙和沫沫是同桌,我常从大牙口中听到有关沫沫的一些事情。

“沫沫家是附近最穷的一个村子的,她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沫沫经常为了省钱不吃早饭,上自习的时候,我都能听到她肚子饿得咕噜响。”

“沫沫内衣上打补丁……”

我忍不住用脚踹他,“小心老王剜你双眼——”

“白衬衣里粉红胸罩上一块巴掌大的绿布,我除非瞎了才看不到。”大牙呲牙咧嘴冲我嚷嚷。

也是,沫沫的穿衣风格,怎么说呢?的确有着迷之混搭风,有一次,我看到她的校服里套着一件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红秋衣。

“你就不能给沫沫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吗?”我提醒老王。

老王不耐烦的摆摆手,“我给她钱,她自己不要,再说了,你嫂子天生丽质,穿麻袋都好看,像你这种平庸姿色的才得靠打扮。”

怎么说呢?老王对沫沫不是不好,但也谈不上好,总是挂在嘴边,但似乎没搁在心里,想想也可以理解,十几岁的男孩,牵挂更多的还是足球和饭岛爱吧。

我把我妈给我买的那些我不喜欢的衣服拎去给沫沫,“那个,我穿着太小了,你穿正合适。”

沫沫低着头一件一件把那些衣服叠好再打开,我怕她多心,赶紧解释,“这颜色是丑点哈,我那还有几件,你要不要?”

话还没说,就看到沫沫的眼泪流下来,我慌手慌脚递纸巾。

“谢谢你,小新,谢谢。”沫沫声音轻如蚊叫。

“啊?”我怔在一旁。

后来和沫沫更熟悉亲近,她告诉我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穿过新衣服,都是穿姐姐的旧衣服。她用的所有东西,都是旧的,她是家里的老二,永远是最被忽视的那一个,我忽然有些明白,这样白纸一张的沫沫,怎么会上了老王的套,也许就是因为老王每一次都会粗声大气地介绍:“都过来拜见,以后叫嫂子。”

单薄的成长中,忽然有这样一个人,不讲道理的给了沫沫一个位置,他昭告天下,他宣告主权,他蛮横的对全世界嚷嚷沫沫是属于他的,十七岁的沫沫无法抵御,甘心沉沦,这是第一个重视她的人呵。

但是,我知道老王是个喜新厌旧的混球,小时候,他看上的玩具一定要霸到手,可是玩腻了之后,他扔的毫不留情。小学的时候,我去老王家玩,喜欢上了他桌上的一个玩偶,不管老王爸妈怎么威逼利诱,老王就是把那玩偶塞在裤裆里不肯拿出来借我玩。

“这是我的,谁也不能动。”时至今日,我还记得老王当时脸上的神情,谁抢他玩具,就和谁拼命的样子。

现在的沫沫,就像老王小时候的玩偶,因为他还没玩腻,所以紧紧攥在手里,但是我担心,总有一天,老王会遇到更好的新玩具,将沫沫弃之如履。

老王骂我小人之心,他拍着胸脯说自己对沫沫绝不是玩玩拉倒,要是说的假话,就让雷公劈掉他的小鸡鸡。

我问老王喜欢沫沫什么。

老王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听话。”

沫沫的确听话,给老王洗臭袜子,给老王抄笔记,考试冒着被抓的风险给老王传纸条,只要老王说的话,沫沫都会照做不误,一秒犹豫都没有。

用大牙的话来说就是,老王找的不是女朋友,是殿堂级的女保姆。

虽然觉得老王在欺负沫沫的善良,但当事人甘之如饴,我作为局外人也不好多嘴,只能希望他们这样没羞没臊地继续幸福下去。

3

我升高三,老王他们高考,老王发挥一如既往的稳定,分数离最差的院校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

老王爸花了不少钱,把老王送进本省的一所大学,“混个文凭回来接老子的班,只要脑子不进水,这辈子怎么也差不了。”这是老王爸的原话。

大牙去当了兵,说是要当特种兵,以后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看我们。

沫沫成绩不错,但却选择留在省里的一所大学,距离老王学校十五分钟车程。

“外地花费大,家里负担不起。”沫沫这样说。

我知道,她是为了老王。

“你傻不傻,万一将来你们分手,你这样牺牲太大了。”虽然木已成舟,我还是忍不住替沫沫不值。

“可是我一想到会离开他,就觉得活不下去。”沫沫说道。

“太夸张了吧。”我一想到老王就此和我天各一方,心里欢脱的恨不得当即跳一段脱衣舞庆祝一下。

“你不会明白的,小新,你是太幸福的人,你的生活在天堂,而我……”沫沫不再说,我也没再问,那时我不懂,一直到很多年之后,我在老王的婚礼上,看着漫天羽毛和七彩灯光下,老王挽着新娘的手走过红毯,我才懂得了沫沫那时的惊惶。

你在天堂对我伸手,冲我微笑,说,来,有我在,不要怕。

而我在地狱竭尽全力踮起脚尖,也无法触碰到你的指尖,我想说,我够不到,我害怕。

但是,我说不出口,我能做的就是仰头望着你,寻找一切能够与你靠近的道路。

4

老王和沫沫分手多年之后,有一次在饭桌上,老王喝得两眼发红,侧头对他身边的女朋友说:“帮我拿一下酒,沫沫。”

一饭桌的人都静下来,我看到坐我对面的大牙,已经塞进嘴巴里的红烧茄子从他的门牙下掉落桌上。

“拿酒啊,沫沫。”老王半醉半醒,抬手去揽女朋友的肩,却被女朋友发狠地一推,整个人从椅子上滚到地下。

“沫你妹啊,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娘是谁?”女朋友端起桌上的一盆鱼香肉丝浇了老王一头,然后摔门离去。

老王咧嘴哼了一声,张嘴吐了一地,胃里的残渣和红红绿绿的鱼香肉丝遍布老王一身,像毕加索的抽象画,我们捏着鼻子逃出包间,出门前,我听到老王呢喃:“沫沫,渴,给我倒杯水。”

有的人,就这样侵入骨髓,随时随地,席卷脏腑,天地万物,统统消失不见,只有那个人,在虚无中微笑,那样的笑容,曾经唾手可得,可如今,却是无能为力。

我还记得老王第一次和沫沫提出分手,是在他们读大三的时候,那个秋天,我接到沫沫的电话。

“他不要我了。”沫沫只是在电话里不断重复这一句,任凭我怎么问,她也说不出第二句话。

想到之前沫沫说过的“离开他,我活不了。”我心里一激灵,连夜坐火车赶到沫沫学校,还好,沫沫还活着,只是整个人都不对劲了,神情呆滞,像是被抽走了灵魂,只剩了一具驱壳。

“到底怎么回事?”我在网吧找到因为通宵几夜,眼圈黑成熊猫的老王,揪着他的耳朵质问。

老王蹲在操场边抽了一包烟之后,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老王在大学里继续作死的生活,胡吃海喝,逃课打架,之前的坏习惯一样没少,还增添了一个新毛病——赌博。开始只是小玩儿几把,但慢慢的赌注越来越大,老王输掉了自己的生活费之后,把沫沫的生活费也一并输掉了。

那段时间,他们捉襟见肘,沫沫四处找兼职挣钱,老王四处借钱想要赢回本钱,结果越输越多。

“你真是混到家了。”我气得破口大骂,我无法想象沫沫那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她本来就是一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还要为老王负担赌资。

讨债的人找来学校,老王被揍得趴在地上起不来,沫沫不知从哪找来的,抱着老王的头哭喊,求告:“别打他,冲我来。”

知道那帮人不是善茬,老王使劲推开沫沫,“走,走!”

那一次,沫沫没有听老王的话,她跟着那帮人走了,等老王跛着一条腿找到沫沫时,她眼眶乌青,嘴角破皮,手里死死攥着一张纸,蜷缩着蹲在墙角。

“你们对她干了什么?”老王挥舞着拳头扑过去,被对方的人放倒在地。

沫沫不知哪来的力气,全身护在老王身上,“你们不是说不打他了吗?你们答应的,白纸黑字答应的。”沫沫扬着手里的纸。

领头的那个人蹲下身,薅着老王的头发,“算你小子走运,这妞儿还是个雏儿……”

那人之后说了什么话,老王一个字也没有听清,他甚至连自己怎么回的寝室都不记得了,在床上躺了几天,老王爬起来去超市买了一把菜刀,夹在衣服下就往学校外跑,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是觉得心里憋着一团火,烧得他浑身疼痛。

在学校门口碰到了沫沫,老王脑子里倒带一样,全是那天沫沫浑身是伤的场景,他攥紧刀柄,眼神一定凶得吓人。

沫沫拉住老王,“你,干什么去?”

老王甩开沫沫的手,大步向前跑,怀里的菜刀露出来,沫沫死死拖住老王的胳膊,“你干什么去?”

“你别管。”老王嘴唇发抖,“我要砍死那帮王八蛋,砍死他们。”

“别去,你别去!”沫沫不肯放手。

老王使劲掐住沫沫的肩膀,“让你走,你为什么不走,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你为什么跟他们走?”

老王恨那些人,更恨自己,他到底没有砍死谁,只是很怂包的把自己丢在网吧,没日没夜的玩CS,游戏里的敌人一片一片倒下,老王觉得真爽。

沫沫来找他,老王凶巴巴的赶她走,“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你不是不听我的话了吗?你走啊,走!”

我指着老王鼻子骂:“你要是敢因为这个嫌弃沫沫,不要沫沫,我就把你这些年的混蛋事统统告诉你爸妈,让他们跟你断绝关系,赶出家门——”

我颠三倒四的说着语无伦次的话,心里慌的厉害,老王小时候混,也就是抽烟喝酒耍无赖,不会干出格的事,打死我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去赌,还把沫沫拖下水。我妈老说学好三年,学坏三天,老王自己跳进了泥潭里,他能不能爬上来我不管,可是,我不能让他把沫沫也拽下去。

5

当天夜里,沫沫陪我住在她学校门口的小旅馆里,三十一天的房费,隔音很差,我和沫沫和衣躺在泛黄的白床单上,听着隔壁房间传来“水乳交融”的间奏曲。

“小新,我是不是做错了?”沫沫瞪着天花板。

我一骨碌爬起来,“你他妈错到姥姥家了,你就应该让老王被那些人打死,像他这种人渣,活着就是浪费空气。”

沫沫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到枕头上,我心里叹着气,“没事,没事,老王要是敢对不起你,我就找人毁他容,断他命根……”我握着沫沫的手,咬牙切齿的说着不着边际的狠话,心里把老王祖宗十八代骂了个冒烟。

不知道什么时候模模糊糊睡着,半夜里,忽然听到沫沫发出很大的哭声,她满身是汗,嘴里不停发出呜咽声,我使劲摇晃她,“沫沫,醒醒。”

屋外有人使劲砸门,“沫沫,沫沫。”是老王的声音。

我下床开门,老王像个保龄球一样滚进屋里,扑到床上把沫沫抱紧,“别怕,别怕,我在呢。”

沫沫紧紧抓着老王的胳膊,“我错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话,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老王紧紧拥着沫沫瘦成纸片的身体,“都是我的错,都怪我。”

两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在黑漆漆的简易房里,互相认错,我摸索着墙上的开关想亮灯,“啪”的一声,灯泡炸了。

“明天滚蛋的时候自己赔钱,我可不管。”老王骂我。

“不管就不管,管好你自己吧。”我也骂他。

那一片浓重的黑暗里,我好像回到了高中时候,老王拉着沫沫的手,沫沫拉着我的手,我和老王车轮战对骂,沫沫始终浅浅微笑。

所谓的天堂,不过就是青春时最好阳光洒下的那个瞬间吧,须臾即过,多年之后,我纠正沫沫,从来没有谁在天堂,谁在地狱,我们一起上过天堂,也一同落入地狱,不幸的是,老王先一步爬回了人间,留下沫沫踟蹰地狱。

送我去车站坐车,老王说他昨晚想了一千种和沫沫赔罪的方式,最后想着想着,在我们房间外睡着了,然后被沫沫的哭声惊醒,他砸门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从今往后的日子,决不让沫沫再从噩梦中哭醒。

我无话可说的摆摆手上车了,看到老王在车窗外皱着眉头抽烟,我忍不住拨通老王手机:“你跟沫沫在一起这么些年,居然都没办了正事?”

不是我低俗,而是身为正宗天蝎座的老王,在某件事情上的热情一向分外高涨,初中时候就宣布告别了处男之身,谈的每个女朋友,不超一礼拜都会直奔主题,所以有一阵子,我们几个朋友都特别为老王的肾担心,害怕他不到三十就会秃顶,曾在老王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凑钱送过他几盒卡玛片。

“我是种马吗?见个母的就脱裤子?我早和你说过,我对沫沫不一样。”老王不出我所料,在电话里破口大骂。

“还不如早点办了,便宜了别人。”我无心嘟囔了一句,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说错话了,我看着车窗外的老王鼓着眼珠子,像一只要爆炸的蛤蟆,心里暗想等下老王要是冲上来吊打我,我肯定不还手。

结果,老王只是轻轻撂了一句:“不是那么回事。”就挂了电话。

不是那么回事,的确,很多事情的发展都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大四最后一个学期,学校安排实习,我偷懒回家,想着最后找老王爸爸公司在实习证明上给我盖个章了事。

“你个不求上进的货。”老王一边给我盖章,一边训斥我。

老王毕业后接了他爹的班,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以前那些坏毛病,统统成了他生意场上的利器,一时之间,老王成了我们小城里未婚姑娘纷纷瞄准的靶心。

一天晚上在KTV唱歌,老王喝多了去卫生间吐,我和大牙看他半天没回来,担心他栽进马桶里淹死,就出去找他。

大牙进了男厕所,半天没动静,忽然一个浑身闪着亮片的大波浪女尖叫着从里面冲出来,我跑进去一看,大牙揪着老王的领子,正一耳光,一耳光抽他,老王裤子还掉在屁股上,我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你怎么狗改不了吃屎,你当初怎么保证的,你这么快就忘了,你……”我想起那一年,在黑漆漆的小旅馆里哭泣的沫沫,恨不得当场拿刀把老王阉掉。

大牙把我连拖带拉的拽走,我们在KTV门口坐了半夜,大牙站起来拍拍屁股,“别告诉沫沫。”

“废话,还用你说。”

“她会受不了的。”大牙眼睛亮晶晶的,我觉得他有事瞒我。

6

沫沫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薪水不多,但离老王公司不远,俩人下班可以一起回家。

老王租了一个一居室,我问他怎么不带沫沫回家住,他说和父母一起住不自由。但我知道不是那么回事,有一天我回家,老王妈在我家诉苦,和我妈说老王被一个有心计的农村姑娘迷了心。

“现在小女孩真是不得了,没脸没皮的就在男人家里住下了,反正说破天,我也不可能同意她嫁到我们家来。”

“孩子自己的事,你让他们做主吧。”我妈还算公道。

“哎呀,你不知道,那女的要不是看上我们家的钱和房子,能天天伺候主子一样伺候王思宇吗?结婚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要是沾上这种祖上穷了三代的人家,以后天天还不得烦死。”老王妈的话一句一句砸在我心里,我很想冲到她面前,告诉她沫沫不是她说的那样,是老王毁了沫沫,就算以后让老王天天给沫沫洗脚,也是他应该做的。

最终,我只能咬咬牙,回屋去了。有些话,有些事,一辈子都不能提,说出来就会山崩地裂,伤及无辜。

和沫沫约在一个牛排馆见面,我玩了一个小时的手机,沫沫终于出现。

“不好意思,公司突然要加班。”沫沫变了很多,会打扮了,也懂得不把身上的颜色超过三种,不过眼神还是那样清澈,像小鹿一样。

“你们都是大忙人了,就我无业游民一个。”我伸个懒腰。

“吃什么,我请你啊?”沫沫递过菜单。

“必须贵的,让老王报销。”我看到沫沫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忧伤。

沫沫说她家里知道了她和老王的事,提出要结婚,必须给三十万彩礼。我知道一些农村家庭,会用嫁女儿的彩礼,用作给儿子娶媳妇的费用。

“我正在努力攒钱,过两年应该差不多。”沫沫小块吃着牛排。

“你是不是傻,三十万对老王来说不是毛毛雨吗?再说了,就算是三百万,只要你要,他也必须得给,他该你的。”

“什么该不该的,他最近和家里闹得也不愉快,我不想再让他心烦。”沫沫还是那个善良柔软的沫沫,用一己之力承担着她和老王千疮百孔的爱情。

沫沫以为,她和老王终究会携手踏入天堂,却不想人世险恶,几多跋涉,一夕之间,她会被狠狠打入地狱。


what color represents grace
colored lanyards
custom light bulb stress ball
promotional tote bags cheap
kids wristbands
free cancer bracelets
wristband resources
team colored arm bands
customized bracelets online
purple dollar sign
types of wristbands
silicone wristbands free shipping
budget lanyards
button pins
id wristbands for events
hospital band
dog tag keychain
bracelets out of rubber bands
promotional tote bags
lanyard koozie
kobe bryant bracelet
custom name badge holders
vape silicone rings
imprinted wristbands
american flag tyvek wristbands
google lanyard
lime green wristbands
where can i find wristbands
rubber wristbands amazon
rubber band bracelets made by hand
buy rubber bracelets in bulk
rubber bracelets with words
livestrong bracelet size
blue livestrong bracelet
cheap lanyards for sale
custom slap wristbands
blue and green swirl logo
lavender light bulb
lanyards only
personalized light up bracelets
real madrid wristband
hand wrist band
who makes button pins
custom printed beer koozies
cheap plastic bracelets
livestrong wristband sales
symbolic meaning of diabetes
wristbands no minimum
blank shot glasses
wrist inches
red yellow green black bracelet
wristband com promo code
affordable personalized keychains
nike motivational wristbands
black rubber bangles
imnotbad com
rubber band color meanings
after the order band
custom made rubber bands
customize temporary tattoos
cheap custom temporary tattoos
houston texans band
create temporary tattoos online
yellow wristband livestrong
free suicide prevention bracelets
where can i get rubber bracelets made
order koozies online
how to make pinback buttons
buy rubber band bracelets
bright green lanyards
blank koozies amazon
best place to buy lanyards
black and white wristbands
black and white wristbands
cool silicone bracelets
custom rubber wristbands no minimum
google wrist
silicone band bracelets
custom breast cancer wristbands
buy hand fans online
leukemia wristbands custom
twill tote
coloured rubber wristbands
pool bracelets
gummy wristbands
i can accept failure but i can accept trying
glow in the dark fidget spinner red
custom silicone glasses
rist hand
orange lanyard badge holder
back the blue wristband
red silicone wristbands
how do i get the pin it button
custom made rubber band bracelets
vape mod rubber band
school wristbands
best rubber bracelets
i can accept failure i can t accept not trying
custom id cards no minimum
suicide prevention rubber bracelets
收缩

扫一扫,关注我们